告月东止

那些听不见音乐的人以为那些跳舞的人疯了。

《出去玩超开心的》深夜沙雕文学

ooc预警

坐公交车上学的时候想出的沙雕短篇

ready? go!

一个风平浪静的休息日下午,緑谷出久的两个电话打破了这美好时光的安静。

“西内,废久你怎么也叫了阴阳脸,你想死吧!”

  "緑谷,你最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緑谷出久表示:被雄英两大男神盯着,真的压力很大ε=(´ο`*)))唉!

   緑谷挠了挠自己标志性的緑色乱毛,羞涩笑道:“大家都是同学,难道不可以一起出去吗?”

    在烈日下,緑谷出久仿佛被镀了一层金边,略带婴儿肥的小脸上的笑意似乎比夏日的骄阳还灿烂,那几颗小雀斑好像都在闪闪发光。

     爆豪胜己莫名红了脸,骂道:“哼,这次老子就饶你一回。”

     轰面色不变,但红透的耳垂早就泄露了他的心思。

     偏生遇到緑谷出久这个钢铁直男。

     緑谷出久急匆匆地跑到轰身边,捏了捏轰的耳朵,担忧地问:“轰君,你还好吗?耳朵怎么这么红?”

     这下轰焦冻耳朵上的红似乎都蔓延到了脖子,鬼知道他多想操眼前的人一顿来泄泄火,然而在现实中,他只是不动声色地握住了緑谷在他脸上煽风点火的手,淡淡地说道:“天气太热了。”

     緑谷也乖乖地收了自己捣乱的小爪子,两人突然陷入一种尴尬的气氛中,半晌都没人开口说话。

     突然,緑谷转头看向轰,眼中的坚定让轰焦冻以为緑谷那木头脑袋终于开窍了。他按捺下心中的激动,故作平静地问道:“緑谷,你想说什么,我等很久了。”

      緑谷犹豫半天,但还是看向轰焦冻,认真地说道:“轰君,你能把手放开吗?这样下去我怕我们俩都会中暑!”

      轰这才注意到,从刚才开始,自己就握着緑谷的手一直没有放开,偏偏又是控制火的那只手,他们两人的手心早就冒出了汗。

      轰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悄悄地收回了手,一向平静无波的脸第一次有些黑线。

      爆豪早就因为轰握了这么久緑谷的手而不爽,这下终于找到一个嘲笑他的机会,竖起中指,说道:“你在期待什么啊?阴阳脸,看你一脸怂货的样子,真是垃圾。”

      轰的脸因为听到了爆豪的话,立即恢复了冷漠,他不甘示弱的回道:“你不也不敢吗?有什么资格说我?”

      本就闷热的夏天被这两人的针锋相对,搅的人更加心烦意乱。緑谷拍了拍自己被他们吵晕的脑子,一人一个smash把两人打进地里。而下一秒,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惴惴不安地坐在花坛边,等待命运的审判。

       当爆豪和轰撑着地爬起来的时候,就看到緑谷一脸焦虑地坐在花坛旁咬指甲,穿着运动短裤而露出的半条小白腿晃呀晃的摄人心魂,他们两奇怪地没有了脾气。

        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近緑谷说道:“出久,决定好做谁的后座了吗?”

        緑谷发呆被打断,吓得打了个激灵,就像小兔子受惊后会抖抖自己的耳朵一样。緑谷忐忑地说道:“轰君和小胜没生气吗?”

        轰焦冻摇了摇头,释放技能【池面的笑容】

        而爆豪胜己则直白的开口道:“如果你坐老子的车,本大爷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吧。”

        轰冷冷一笑,胜券在握地说道:“緑谷怕热,和你在一起会更热的,我的个性有冰,比较凉快,緑谷当然和我走”

        緑谷看着眼前又开始箭弩拔张的两人,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忘记告诉他们一起搭公交去,害得那两人都带了单车,自己就必须和一个人共坐自行车。

        眼看两人又快要打起来,緑谷连忙说道:“那要不我一段路跟一个人走吧?”

        十分钟后,緑谷超想抽死十分钟前的自己,明明总路程不过十分钟,却因为换来换去,一半的路程都还没走过,自己也累的够呛。

        好不容易看到了一家便利店,緑谷从车上跳下,对爆豪胜己说:“小胜,我去买瓶水,你和轰君需要吗?”

        爆豪“啧”了一声说道:“废物就是废物,事真多,快点给老子回来!”

       轰笑了笑,摸摸緑 谷的头道:“早去早回。”

       五分钟后,轰接到了緑谷的电话,在爆豪凶恶的眼神下不情不愿地开了免提,緑谷软软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呐,轰君,小胜,我自己已经搭公交到了图书馆,你们也快来吧。”说罢,似乎是怕被这两人的怒火烧死,连忙挂了电话。

       原来便利店后有公交站牌我们可爱的小緑谷实在不想受这两人和他们的自行车的折磨了,窜上一辆公交,便绝尘而去,临了还没忘了和他们打个电话报平安,真是乖巧的緑谷小天使呀。

       反观这两人,爆豪一反常态地安静了,轰身边毛的粉红小花花也蔫了,他们心中只有一句话: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吾妻叛逆伤透我的心。

【写文时用的BGM《竹林间》,公主殿下唱的敲好听】

被君御痕小可爱催了五天的肉渣,今晚开车后续(不要打我)

我靠,说好的屠龙呢?

4、路明非最近总感觉有一道视线紧紧跟随着他,当他悄悄关注着陈雯雯的时候,每当他回头,却似乎消失了,只有一次也是他最不想回忆的一次,他偷偷地将粉红色的信纸塞到陈雯雯的抽屉中时,被一道炽热的视线烧得似乎身上要起火,回头时就看到赵孟华的眼神仿佛要将他烧死,赵孟华不顾他人的眼光,将路明非拽到厕所里,锁上了门。

下章有车,OOC预警,接受的了厕所和毒品play的,就放飞自我的等着下章的肉吧^_^

我靠,说好的屠龙呢?

3、俗话说的好:“乐极生悲”,当路明非还沉浸在与陈雯雯美好的相遇时,果不其然,又撞到人了,这次可没那么幸运了,那人恶狠狠的拎起路明非的衣领,逼着路明非直视他英俊的脸庞,用手抓起路明非校服上的名牌,冷笑道:“原来叫路明非,我记住你了。”,说罢,放开了手,凑近路明非耳根轻呼一口气,动作温柔极致,可吐出的话却如毒蛇吐出蛇芯:“我叫赵孟华,记住了!离陈雯雯远点!”随即转身就走,此时盛日当空,刺眼的阳光使路明非的眼睛差点流下了眼泪,可之后他会知道,那个叫赵孟华的男人会像这阳光一样,将他的身体和尊严一并灼伤。

我靠,说好的屠龙呢?



2、厄运仿佛是从开学第一天开始的,他一直是一副颓废的样子,走路似乎下一秒就会跌倒,那天太阳正烈,路明非被晒得昏昏欲睡,一个不注意,他与一个人相撞,还没抬头,一缕属于少女的清香就使他的耳根红了,他结结巴巴地说:“对……对不起。”那个穿着白裙的女孩扬起笑容,说:“没关系。”她伸出白皙的手说:“你好,我叫陈雯雯。”路明非这下脸都红透了,将手伸过去,腼腆地说:“你好,我叫路明非。”

我靠,说好的屠龙呢?

新人一枚,大概有车,幼儿园文笔,争取日更,高兴可能多更,应该不会弃坑,OK?那么?开始!

1、路明非觉得自己前18年的人生毫无亮点,哦,对了,倒是有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他被一个男人整整侵犯了三年,那个让他恨到咬牙切齿的名字叫——赵孟华(渣攻吃不吃?我是亲爸,放心不虐)